您好,欢迎浏览攀枝花广电传媒网! 加入收藏 登陆 | 注册
攀枝花广播电视台官方微信
攀枝花手机台下载
《中国诗词大会》也能火,是观众变了还是口味变了
时间:2019-02-18 16:12:23


135编辑器

文化类综艺也能火,说明口味是真变了


不知不觉,一晃《中国诗词大会》都已经走完了第四季。既是意料之中,也是意料之外。文化类综艺能有这样的生命周期,并且尚未见明显颓势,谁要是说他在2016年前后就能预料到,那还真是呵呵呵。


因为尽管2016年的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在B站“砰”地一下迅速火爆,并以主流社会始料未及的速度迅速主流化之后,文化类综艺到底该怎么做?无论是广电行业,还是各大视频网站,心里其实是没数的。而且实事求是讲,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这种节奏和调调的纪录片,哪怕再往前几年,在任何一家电视台,恐怕都不会有什么像样的收视率。至于想进主流卫视,可能压根就没机会。

但是时代就是这样,正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,运去英雄不自由——一旦当你踩上时代的节点的时候,真是今年的生肖都可以上天肆意逡巡。


从2016年开始一直到眼下的此时此刻,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《见字如面》《朗读者》《国家宝藏》等多档不同模式的文化类综艺,开始在从央视到地方卫视,从电视到视频网站等不同级别、不同媒介的播放平台,不断赢得收视率和口碑上的双重认可。


这股从2016年前后伊始,在2017年、2018年形成了全国性话题,并一直延续至今的文化类综艺热潮,也由于明显不同于以往那些从国外引进的投入巨大的、大牌明星压阵的,强调视觉效果、情节冲突、气氛紧张激烈的综艺模式,被扣以我国综艺节目的“清流”这样的字眼。


广电行业江河日下,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闻,这一波文化类综艺热潮在受到巨大肯定的同时,也想躲都躲不掉地被寄予了担负起开创我国综艺节目的多元化格局,摸索我国广电行业的原创路径这样的行业重任。


然而,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《见字如面》《朗读者》《国家宝藏》等文化类综艺,到底是在什么样的行业环境下诞生?这些深受好评的文化类综艺,是否真的能够承担起“中国原创”的重任?在今天这个时代,它们背后的传统文化热,究竟意味着什么?这些真正指涉到我国广电行业的发展前景、未来趋势的关键问题,在收视热潮的喧嚣和一轮又一轮的炒作背后,却从未被真正触碰。

135编辑器

港台模式、欧洲模式、韩国模式,文化类综艺的来时去路


所以,我们首先只有回到我国综艺节目近30年来的内在演化脉络,理清我国综艺节目模式的真实发展历程,才有可能真正理解和认清当前文化类综艺走红的深层次原因。


从上世纪80年代末、90年代初开始一直到当下,我国的综艺节目发展历程,曾经历了港台模式、欧洲模式、韩国模式等三个特点鲜明、风格迥异的不同发展阶段。


1990年,和《综艺大观》同时期播出的《正大综艺》,既是内地引进港台综艺模式的开山之作,也是我国广电史上第一个完整意义上的电视综艺节目。尽管已有过多次不甚成功的改版,在今天已经事实性停播,但其近30年的生命周期,放眼整个世界电视史,都是屈指可数的行业记录。


《正大综艺》的意义在于,在1990年代我国广电行业开始市场化、产业化改革的初始阶段,港台综艺模式由于语言、文化上的近水楼台,是我国广电行业所抓到的第一根“救命稻草”——1999年,当所有省级卫视的综合频道全部完成“上星”之后,面对高昂的日常维护成本(是的你没看错,当年也很困难,广电行业的好日子其实也就十年左右),以湖南卫视的《快乐大本营》为代表的一系列“港台风”十足的电视综艺,开始迅速出现在全国范围的卫视和地面电视台。那些画风,在今天都已成为了回忆那个时代的代表性文化符号。


只不过在那之后,由于经历了世纪末众所周知的“阵痛”,全社会在世纪之交实现了“跨越”式发展,普通观众的观赏趣味也被迅速拉升,《正大综艺》等港台综艺模式,也很快不再能满足他们日益丰富的文化娱乐消费渴求。


以欧洲综艺模式为特征的第二个阶段,既涵盖了央视的《幸运52》《开心辞典》等,可以在观看习惯上接续《正大综艺》的欧洲益智类综艺模式;也包括从《超级女声》到《中国好声音》等一系列,在今日仍然有着深远影响的欧洲选秀类综艺模式。


不管从哪个角度看,《超级女声》的出现,对于以综艺节目为代表的我国广电行业而言,都具有着里程碑式的历史节点意义,其影响也绝不仅限于广电行业一个领域,《超级女声》对于我国的青少年文化、亚文化的影响可能都不完全在今天这个时代的认知范围。但无论是益智类综艺模式,还是选秀类综艺模式,欧洲综艺模式的最大缺点,就是具体的综艺规则,一般都比较僵化,每个参与者都被限定在相对固定的角色位置,大部分参与者都按部就班,发挥空间非常有限。


故而到了第三阶段,《奔跑吧兄弟》《爸爸去哪儿》等韩国综艺模式的室外真人秀,和《超级女声》《中国好声音》等第二阶段的欧洲综艺模式相比,对于其参与者则有较大的可发挥空间。韩国综艺模式在几年间,也有着几近垄断式的行业地位,曾在很长时间占据了各个卫视的收视前茅,就连央视都降低身段,通过播出有韩国综艺模式特征的《叮咯咙咚呛》,试图在激烈的综艺节目竞争中博得收视率。韩国综艺模式在前几年火爆到今天都有些恍如隔世的地步,甚至一度流出韩国当时的综艺模式被中国人“买光”的夸张传闻。


奔跑吧兄弟


与此前的港台模式、欧洲模式、韩国模式等三个发展阶段所不同,近3年来的文化类综艺热潮,是我国综艺节目发展历程的第四阶段,这一阶段也是我国广电行业在多重压力下,不得不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综艺节目模式的原创之路的新阶段。

135编辑器

“清流”背后,一个夕阳行业的悲壮突围


当前的这些文化类综艺,显然不应仅仅被看做是所谓的情感坚守,或者是简单的情怀问题——那并不是成年人的应有姿势——在越来越“速朽”的文化娱乐市场中,只靠情怀和坚守这些说辞,绝不可能生存下来。在2014年,全行业的风向标——央视广告标王达到6.7亿的历史天顶之后,整个广电行业在近年来都陷入到了有上顿没下顿的营收困局之中。


2017年,我国广电行业的广告总收入,出现了历史上的首次负增长。到了2018年,连湖南卫视、浙江卫视这些卫视的营收都跌回到了几年前的水平——这意味着在经济发展阶段,我国广电行业连纯粹数字意义上的“面子”都难以为继——这也是光鲜的文化类综艺背后的深层行业困境的最真切体现。在当前明星“天价薪酬”“阴阳合同”横行、进口综艺模式引进受限的现实语境下,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《见字如面》《朗读者》《国家宝藏》这些“清流”的文化类综艺的热潮,毋宁说是全行业的一次悲壮突围。


更何况以我国目前文化娱乐工业的平均发展水平,在综艺编剧、分镜师、剪辑师等一系列文化工业相关环节仍相当薄弱。而且当下很多文化类综艺节目所号称的“中国原创”,其实都在不同程度上“借鉴”了英国等欧洲综艺模式,与真正意义上的“中国原创”,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,更别说要担负起开创我国综艺节目的多元化格局,摸索我国广电行业的原创路径,这些“清流”的文化类综艺,实际上可能根本承担不起这样的行业重任。


尽管文化类综艺在近3年来获得了广泛的好评,但其还不能承担起目前社会和媒体上所想象的行业角色。在未来,我国广电行业的整体性、结构性危机还会进一步持续爆发。即便文化类综艺本身还有着很大的探索空间,这些“清流”也并不足以扭转全行业的颓势。而广电行业整体性、结构性危机,势必还会至少在相当程度上,制约和限制我国文化类综艺的进一步发展。


因此,这一阶段的文化类综艺的原创探索,就有着十分重要的当代意义。面对如此复杂的现实情境,今天的文化类综艺热潮,到底是不是昙花一现,是不是整个广电行业的“回光返照”?我国的综艺模式何时能够被当之无愧地被冠以“中国原创”字眼?这些都构成了在未来,再回看、审视我们当前这个时代的一个根本性历史参数。

135编辑器

这一次的传统文化热,和之前的哪一次都不一样


以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《见字如面》《朗读者》《国家宝藏》等为代表的,我国这一阶段的文化类综艺,这种更符合国情、更“接地气儿”的综艺模式,既不像港台综艺模式“嘻嘻哈哈”的特征,也不像欧美综艺模式“条条框框”的限制,更不像韩国综艺模式“大喊大叫”的风格,在剧情节奏、情感认知、价值理念、文化身份上,与电视机前,尤其是与各类平板电脑和手机屏幕前的普通青年观众,有着更为贴近的文化心理距离。


这并不是偶然现象,其背后有着多重不同的复杂线索的交汇。


因为就算是在今天,在相当一部分人的一般印象中,一提起传统文化、文化遗产、非物质文化遗产,还是会有刻板、保守、迂腐的老古董式印象,而且很少会将这样的话题和青年文化、青年亚文化联系起来。然而近几年来,移动互联网等新兴媒介所折射出来的一系列新鲜、纷繁的文化经验,却几乎从根本上颠覆了这种似乎是天经地义的“常识”。


当下的青年文化、青年亚文化对于传统文化、文化遗产、非物质文化遗产,表现出了令人措手不及的巨大热情。与传统文化相关的纪录片、文化类综艺近三年来的“突然”热播,大大超出了既往所有理论分析框架的解读范围。


然而,也同样是在文化类综艺大受追捧的2017年、2018年,从“油腻中年”到“佛系青年”,关于青年文化、青年亚文化的不同层面的集体性焦虑屡屡爆发,这些在新媒体上引爆的话题所暴露出的深度内在焦虑感,其所反映的社会心理的多样意味,已经毋庸多言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我们再讨文化类综艺背后的传统文化热的历史纵深,才有着更为明确的现实指向。


尽管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的、鲜活的、翻天覆地的时代变革,正在以新旧媒介迭代为表征愈演愈烈,但我们依然要保持足够的审慎和克制——很遗憾,我们可能远未抵达今天的新的青年一代的真实面孔——来自三四线城市和广大县级市的,未受过高等教育,没有稳定的正式工作,收入整体偏低的广大青年群体,开始通过作为电影、电视、移动互联网等各类文化产业的消费主体和主力,在新世纪第二个十年源源不断地登上历史舞台。


135编辑器


这一次的传统,来自未来


这种前所未有的文化状况,也远远超出了过去我们所耳熟能详的迷影文化、新兴中产阶级、二次元等分析框架。来自三四线城市和广大县级市的,未受过高等教育,没有稳定的正式工作,收入整体偏低的广大青年群体,其作为文化产业乃至是国民经济的增量意义,就是对于他们自身而言,其实也绝不曾料想。


这一波以移动互联网为中心线索的新媒体浪潮,的确将媒介杠杆作用发挥到了人类迄今为止全部媒介经验的极致,但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,文化产业的消费主体和主力的结构性变迁,才是这个大时代变局的真正根源所在。


我们要加倍珍惜和重视当代青年文化、青年亚文化所迸发出的,对于包括文化类综艺在内的传统文化的所有热情。因为就算不横向对比日本的“低欲望一代”,不参照在西欧、南欧、北美等这些曾经的发达资本主义中心区域的,正在发生的触目惊心的失业率所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,其所连带的时代意义也足以触目惊心——在这一历史周期内,一方面,新媒体确实有可能为全社会的发展进步发挥积极推动作用;另一方面,新媒体的媒介杠杆放大效应也很有可能被利用、被操纵,起到巨大的、相反的阻碍作用。


在这个维度上,这一波被誉为“清流”的我国文化类综艺是不是一种生命力更长、效益产出周期更持续的“中国原创”模式?能不能在较为丰富的层次上满足来自三四线城市和广大县级市的,未受过高等教育,没有稳定的正式工作,收入整体偏低的广大青年群体的文化娱乐需求?这些关键性问题都还有待进一步充分评估。这些“清流”文化类综艺背后的传统文化热所影响和辐射的范畴,恐怕也早已并不只是局限在其自身行业的范围内,注定还将波及到文化、经济、政治等多重领域——当前的一切,不过都是未来社会的开场序幕。



对于我国新一代,来自三四线城市和广大县级市的,未受过高等教育,没有稳定的正式工作,收入整体偏低的广大青年群体而言,传统文化、物质文化遗产、非物质文化遗产,是过去任何时代都绝不曾料想的文化公约数。在当下,对于这类文化公约数的再整合和再建构,其所蕴藏的时代动能的蝴蝶效应,对于我国的文化治理、互联网治理,都是前所未有的历史挑战。


在可预见的未来,我国广电行业的文化类综艺热潮及其背后的传统文化热,将是一个可以持续观察将来社会发展趋势的有效视角——被移动互联网的媒介杠杆效应所撬动的,我国新一代青年文化、青年亚文化的历史势能,仅仅是刚刚展开在历史地表。


都醒醒吧,开工了。


来源:大家

发表评论